2018 年 10 月 18 日 星期四
新闻搜索:
东方滚动新闻:
您当前的位置 : 南海网  >  东方新闻网  >  东方新闻

东方特教教师送教下乡 上门为特殊孩子做康复教写字

南海网 http://www.hinews.cn 时间:2018-09-26 15:54 来源:南国都市报 作者:贺立樊 姚传伟

  花儿迟开 用心灌溉

  有爱无碍

  特教“青年军”送教下乡 残障学生有了新希望

  

  

  喜欢钓鱼的苏金超,已经一年没有拿起鱼竿。这位原东方市教育局的工作人员,自从一年前来到了刚成立的东方市特殊教育学校担任副校长,他的私家车几乎每天都飞驰在乡间小路上。这一年来,朋友问最多的是,来这里是对是错?苏金超总是沉默一阵,认真地说:“教育不分对错,教育本就是正确的事。”为了这份心中“正确的事”,33位教师从五湖四海,陆续来到八所镇的新街区,在这条偏僻的路口旁,为105名住校残障学生上课;在更广袤的山河之间,为52位行动不便的残障学生上门送教。放弃的念头早已在每个人的脑海中过了一遍,却没有一个人选择离开。残障孩子的笑脸,证明了他们的选择——选择心中“正确的事”。

  □南国都市报记者 贺立樊 姚传伟 文/图

  

  牛粪旁送教

  让家长有了希望

  去往大新村的路并不好找,尽管有彭进娣做向导,苏金超还是在一处岔路口摇下车窗,对着村民喊“哥隆”。村民和彭进娣都指出了一致的方向,苏金超赶紧挂上D挡,小轿车在土路上摇摇晃晃地前进。

  “哥隆”的意思是“大哥”,一年的送教,让这群不会说哥隆方言的老师掌握了几句基本的交际用语,他们也知道,只要定好了送教时间,淳朴的村民们一定会早早在家守候。

  在一扇堆着牛粪的小门旁边,赵绍汉蹲在台阶上,女儿小树坐在屋檐下的桌子旁。看见彭进娣,16岁的小树兴奋地举起桌上的练习册,上面是自己刚写下的名字。

  “女儿1岁多的时候,我就发现有些不对劲,她说话总是前言不搭后语。”女儿稍大后,赵绍汉发现情况并没有好转,问她“爸爸在哪里”,她竟然回答“你去吧”。赵绍汉觉得女儿“有问题”,他的心里很难受,送去市里的医院检查后,难受变成了绝望。

  “医生说女儿有精神分裂,遗传母亲,智力也有问题。”赵绍汉的妻子患有精神分裂,他们的前两个孩子很正常,没想到小女儿却遗传了母亲。到了上学年龄,女儿读了6年,同学们都毕业了,她还在一年级。

  赵绍汉彻底绝望了。直到一个陌生人找上了门。去年9月,东方市特殊教育学校成立,根据市残联和教育局提供的残障适龄儿童的名单,老师们入户开展家访。李雪娇拿到了小树的信息,一路搭车,来到村里,“小树要是不方便去学校,我们可以安排老师送教上门。”

  李雪娇走了之后,他觉得只是说说而已,“什么送教,不太可能。”这么漂亮的大学生,怎么可能在这样一间外面堆着牛粪的屋子里教书?没想到几天之后,两位老师来了。骑着电动车的方正和彭进娣,在牛粪旁整整教了小树一个下午。“之后每周都来,看着他们抓住小树的手,练习写字,我就知道,他们很用心。”赵绍汉说。

  “也许,小树以后干不成什么大事,但是等我们老了,她可以照顾自己。”在赵绍汉看来,女儿能够自理,就是比天大的“大事”。

  

  建校困难多

  校长一年瘦11斤

  中秋节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,校长陈仕锋准备开会部署值班安排。会议还没开,突然停电了。陈仕锋叹了一口气,赶紧安排方正联系供电部门。十分钟之后,停下的电扇终于再次转动起来。直到现在,这所新建成的学校还是偶尔会遇到硬件问题。这一年来,陈仕锋瘦了11斤,一个人独处时,还是会问自己,为什么要来这所学校?

  陈仕锋原先在东方市教育局教研室工作,作为小学数学省级学科带头人,他负责全市小学数学的课程管理。去年年中,局领导找到他,让他担任东方市特殊教育学校筹备组的组长。一听到消息,陈仕锋马上打了退堂鼓。

  校园建设进度太慢,除此之外,面对从未打过交道的残障孩子,陈仕锋心里没底。他向领导提出拒绝,领导只好找他谈话,再拒绝,再谈话。整整谈了4次,陈仕锋还在动摇。

  他明白,若不是特殊教育实在重要,学校的建设也不会被屡屡提上台面。特殊教育是教育扶贫的切实之举,通过特殊教育,弱势群体能够获得自立自强的机会。他说服了自己,管理这样一所学校,对他是挑战,对孩子是机会。可是之后才发现,这个负责人并不好当。

  特殊学校的建设标准相对较高,工期也较长,直到去年9月1日,学校的门窗都还没装好。学校开不了学,陈仕锋找到教育局局长文英飞诉苦,没想到文英飞当机立断:“特殊孩子需要上学,学校用不了,那就送教上门。”

  

  

  为留住老师

  自己借钱发工资

  还没来得及叫苦,新的挑战又来了。从全国各地招来的15位年轻特教老师已经到位,可是学校的经费还没到位,宿舍住不了,食堂没开饭,甚至连老师们的工资都没能及时发放。为了留住老师们,陈仕锋借来爱人的工资卡,辛苦存下来的十多万元工资,被陈仕锋“刷爆”了,全部用于垫付老师工资,以及下乡路费。钱花完了,陈仕锋又瞄上亲朋好友,厚着脸皮开口借钱,前后一共垫了20多万元。

  有过不理解

  开始常被家长当骗子

  中午放学,蒋晓群回到宿舍,拿出电磁炉准备煮面条。来自甘肃的她,一直吃不惯海南的饭菜,一年来瘦了一大圈。“学校还在施工,教室用不了,宿舍也住不了,常常被家长认为是骗子。”操着外省口音,用着省外手机号,蒋晓群第一次给家长打电话时,没说上几句就被挂断了,再打过去,家长已经把电话号码拉黑。

  蒋晓群难以理解,直到陈仕锋为她介绍了让人辛酸的原因。“家里有残障孩子,这么多年来寻医问药,很多家长都受过骗。”没法电话联系,老师只好入户家访,搭车到乡镇,通常需要一个多小时。到了村里,偶然遇到吹着口哨的小青年,这一切让蒋晓群难以接受,她给妈妈打了电话,想回家。妈妈只说了一句话:“不要总想着自己,要想想这群孩子,你有知识,有很多东西,他们只有你。”去年到校的15位教师中,没有一位离开。

  

  选择留下来

  残疾家庭有了希望

  苏金超始终记得一份数据:目前东方全市适龄残障儿童约为180人。他们的背后,是同样数目的家庭,“他们的家庭大多比较贫困,残障孩子失去了教育,对家庭和社会都是不稳定因素。”

  26岁的许国花第一次下村时,不敢和三轮车司机说真实身份,谎称自己是派出所户籍民警。到了村里,她拿出照片挨家挨户寻找,白天家长都在地里,许国花坐在家门口,一直等到家长收工。大学时,许国花去过特殊学校实习,那里有干净整洁的教室,可爱的孩子。工作之后却发现,一切都不相同。她的妈妈觉得,特教老师的身份不好听,作为大学生,应该到普通学校教书。许国花也有些动摇,从东方坐动车回家,只需要半个小时,可是平时连这点时间也没有。

  这样的工作有什么意义?在感城镇加富村,许国花有一位智力障碍的学生,家里是贫困户。去年9月的一天上午,许国花和同事满身大汗来到家里,却偏偏忘了带水。学生家里有一壶刚烧开的热水,看着滚烫的水蒸气,学生父亲一言不发,转身出门,买回了两瓶矿泉水,自己却干渴着。

  许国花的心里,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。他们这群年轻教师,有文化有知识,拥有选择去留的能力。可是眼前的这群孩子,却没有这一切。

  回到学校,许国花给妈妈打了电话,斩钉截铁地说:“不走了!”

  一年多以来,东方特殊教育学校的年轻教师们走遍了东方各个乡镇,他们像是一团团火苗,为众多残疾家庭燃起希望之火。

  

  特教“青年军”

  一份有远见的事业

  去年9月1日开学之后,由于学校硬件未能交付使用,直到12月1日,老师们要为一百多位残障学生上门送教。根据市残联和教育局提供的学生名单,王茜得知东河镇南浪村的小文,由于脑瘫,9岁还无法站立。

  她叫上康复老师李雪娇,一大早从八所出发,乘坐班车抵达东河镇,雇了一辆三轮车进村。可是山路陡峭,遇到陡坡时,两人还得下来推车。一路颠簸,两位女老师接连推了四五趟车,抵达小文家里时,已近中午。“孩子坐在轮椅上,没法张口讲话。”王茜忘不掉第一次见到小文的场景。

  根据小文的情况,两位老师制定了具体的康复训练计划,每周上门送教。如今,小文的情况正在一点点好转,虽然还是很难站立,但是已经能够和老师们沟通。

  在江边乡国界村,8岁的脑瘫儿小明始终无法站立,就连父母都一度产生了放弃的念头。周英杰刚到小明家送教时,小明的家人并不理睬。

  “我们出示了工作证,说明了来意,家长才没有反对,由康复老师给小明做检查。”周英杰和康复老师在现场为小明做康复训练时,发现小明还有重新站起来的可能,欣喜之余,赶紧将康复训练的方法教给家长。

  国界村比较偏远,特教老师每个月送交两次,大部分的康复训练还是需要家长来做。

  小明的变化让人欣慰,一年之后,在许国花打开的一段视频中,小明已经能够站起来走路。这让周英杰感到自豪,特殊教育给孩子带去了希望,送去了新的人生。而心头的成就感,促使这群年轻的特教老师,继续坚守在这方天地。

  去年,22岁的手语老师吴巩丽刚到学校不久,就接连被东方市公检法部门“请”了过去。公检法部门每年都会遇到许多涉及特殊人群的案件,吴巩丽充当手语翻译,为案件的处理起到重要作用,而涉案特殊人群,也触动着老师们。

  “如果他们能在年少时接受教育,也许会有着不一样的人生道路。”老师郑冬玲的班上有一位智力障碍学生,已经17岁,却不会说普通话,“可是他很会模仿,老师写过的字,他一看就能临摹下来,他是班上唯一会写字的孩子,甚至会写老师的名字。”

  为了照顾这群有些“不一样”的孩子,老师们的衣服几乎总有污渍。许国花不止一次抱着拉裤子的学生冲进卫生间,那件漂亮的连衣裙上,不时会沾上鼻涕和屎尿。

  可是,这群年轻的特教老师还是没有选择离开。建校第二年,越来越多的低龄残障儿童来到学校,让老师们有了希望。他们不愿意称之为“幻想”,他们觉得,能够在特殊学校完整的读到成年,如今发生在特殊人群身上的案件,也许不会发生在这群孩子的身上。

  即使这个过程需要很多年,即使需要坚持无数个日夜,这支东方特殊教育的“青年军”,还是选择了长远的未来,选择了一份有远见的事业。

  (文中残障孩子均为化名)

责任编辑:冯冬雪
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
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-2020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:(86)0898-66810806  传真:0898-66810545 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琼字001号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琼B2-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: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:46010602000273号
本网法律顾问: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
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